第526章 你叫我什么

    “小丫头,你可听见了?你难道希望他出什么事吗?你心中那么在意他,定不希望他出什么事吧?”

    江卿卿睫毛一颤,云景一愣,有用。

    他起身,压抑着心中欢喜,在她耳边继续道:“小丫头,我知道你听的见,如今只有你能救慕容迟,太医束手无策。”

    “慕容迟……”江卿卿轻轻一声,带了几分虚弱,好在,她终是睁开了双眼。

    云景大喜,坐在床头,将她扶了起来,“小丫头,你醒了,太好了!”

    江卿卿只觉得浑身酸疼,却也能清楚的记得他在自己耳边说的话,“他怎么样了?”

    云景眸光闪了闪,“我带你过去。”

    他哪会想到,终有一日,他竟这么豁达,豁达到不希望慕容迟出任何事,经过了这么多,他对慕容迟,早就当成了朋友。

    只不过,这种话,打死都不能说,总不能让他什么都得意了。

    云景将她扶进主殿,张太医瞧见江卿卿,一颗心都沉了下来,“王妃……”

    江卿卿脸色苍白的厉害,且还是忍着,“太医,他情况怎么样?”

    “王爷经脉有一处不通,臣没办法打通,唯有求助王妃。”

    江卿卿慢慢挪过去,扣上他的手腕,诊了一会儿,诚如张太医所言,他经脉有一处不通,若不能及时纠正,情况危急,“银针!”

    张太医早就准备好了,连忙递过去。

    江卿卿握住一根,一双手却在颤抖,她如今的体力,实在支撑不住。

    “我来吧。”云景接过去。

    江卿卿点头,准确报了穴位,云景一一扎进去,一套阵法,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待云景将针全部拔下,才松了一口气。

    再看身侧的女子,一张脸惨白如血。

    张太医是了伶俐的,连忙扣上她手腕,又从随身懈携带的药箱里拿了人参片给她含着,接着,又检查了慕容迟的脉像,“王妃,王爷脉像已趋于平稳。”

    “小丫头,我带你下去休息吧。”

    江卿卿摇头,“不用,让人在对面搭一张床,我在这里便可!”

    云景知她的心思,没有阻止,当即让人搭了床进来。

    江卿卿早就受不住,沾了床没多久,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连翘和其他几个丫鬟在外候着,云景关上门出殿,却见萧逸尘站在院子里,眉头都拧成麻花了,他还是头一回瞧见他这幅模样,不禁笑了,“堂堂五皇子殿下,竟然也会紧张?”

    “皇叔如何了?”

    “小丫头出马,自然没什么问题。”云景说完便沉默了。

    萧逸尘看了一眼寝殿大门,许久才道:“那卿卿呢?”

    云景觉得他这幅模样实在难得,明明想进去看看,却又害怕,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模样,“里面那人可是你亲妹妹,担心便进去瞧瞧,你怕什么?”

    “谁说我怕了。”萧逸尘不承认。

    云景也不揭穿,“成,不怕,五皇子便在这里好好守着吧。”

    “等等!”萧逸尘一把拉住他,眼中带了几分期盼,“她醒来之际,可曾问过我?”

    他如今实在不知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面对他。

    侄子?

    还是朋友,亦或者哥哥的身份?

    无论哪一种身份,似乎都很不对劲,更何况,他隐瞒了这么久,他心里更加不安。

    云景抱着手,“我将她强行叫醒,她连施针的力气都没有,还是她报了穴位,我下的针,施完针后,即便有张太医的人参吊着,她还是累的昏死过去,你觉得,她哪还有工夫问你?”

    萧逸尘一默,脸色有几分难看。

    “既然放不下,就进去看看。”云景说完,拍了拍他肩膀,离开了。

    后来的时光,萧逸尘在主殿外晃悠了许久,一直犹犹豫豫,就连守在外面的几个不知情的丫头都疑惑了。

    约莫一个时辰后,他瞧见连翘端着药要进去,接了她手中的药,进去了。

    门刚开,她一抬眼,瞧见对面床榻上撑起身子的女子。

    四目相对,江卿卿除了眼底有几分疲倦之外,看不出多余的色彩。

    倒是萧逸尘,几乎一瞬间,就别开了眼,过了一会儿才看过去,只是目光始终不敢看江卿卿。

    “皇……皇婶,你醒了,先喝药吧。”

    “殿下,您手里这碗,是王爷的。”连翘提醒道。

    她从禹千那里知道了事情真相,一开始,是有些震惊,不过很快也接受了。

    江府那一家人,没一个对小姐好的,如今小姐又个待她好的哥哥,是好事。

    萧逸尘大囧,连忙换了药过来,一双手却在颤抖。

    江卿卿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接过药,一口饮下,连眉头都未蹙一下。

    “皇婶……要不要梅子?”

    江卿卿蹙眉,坠崖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掠过,联系前因后果,她也想通了,她当时是挺震惊的,不过如今,倒坦然接受了。

    只是萧逸尘这模样,怎么看都别扭的很。

    她抬眼,看着他,“你叫我什么?”

    皇婶?

    有没有搞错?

    之前不是还一个劲的让小景叫他舅舅,各种不愿意叫她皇婶,如今怂了?

    萧逸尘一愣,抬眼,却没说话,他有些琢磨不透她的意思。

    反倒是一边的连翘提醒道:“殿下,小姐的意思,您是兄长,不能叫皇婶。”

    是这样吗?

    萧逸尘心中一块大石头始终落不了地,他一直担心她会不会不认自己,或者怪自己?

    “明明就比我小,怎么就成了我哥哥了?”江卿卿有几分抱怨。

    只是这样的态度,却让萧逸尘的心落了下来,他连忙坐到床榻边,满眼都是欢喜,“你……卿卿,你……你不怪我?”

    江卿卿白了他一眼,“我怪你做什么?一个人的出身又不是自己能选择的,不过你瞒着我这么久是什么意思?”

    “我这不是怕你不接受嘛。”

    江卿卿没说话。

    萧逸尘觉得人生中在没有比现在更开心的了,他从袖子里拿出什么东西,戴在江卿卿脖子上。

    一张明黄色的护身符。

    “我身上如今就这东西最值钱,这个护身符很灵验的,就当成我送你的礼物。”

    江卿卿笑笑,“我现在可没东西送你。”

章节目录

医妃惊世:邪王,宠上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苏九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九0并收藏 医妃惊世:邪王,宠上天!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