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姐,火辣的眼神,勾住了我。让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想法。那一刻我的嘴里红酒没有喝下去,而是直接贴着她的小嘴上,然后教我这里的红酒一步步的送到她的嘴里。

    在那一刻本来我是回避的,但是那亲密的举动让我心里特别的冲动,想着那个场面,现在回忆起来都非常的回味,在酒吧里,嘴唇的亲密接触,还有红姐唇角的玉香都让我浑身热血沸腾。

    我能真实的感觉到那股红酒流动的滋味,刚开始我做出这样的行为,红姐还没有预想到,不过她是一个特别开放而且正点的女人,很快她就进入到了节奏被我带着兴奋起来,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的勾住我的眼睛,然后慢慢的闭上,享受着我嘴对嘴的喂酒。

    我暗想红姐可真是sao啊,真是一个折磨人的小妖精,我兴奋之余,脑子里开始乱想着跟红姐发生点刺激的事情,她肯定愿意,而且肯定会非常配合我,当我将酒送入到红姐嘴里的时候,我的眼神还瞅着边上的大、逼哥等人,观察他们的动静,一开始,我看着他们几个人在聊着什么,之后听到大、逼哥提到我的名字,说要想法子把我场子 给整了什么的,还说要干趴我,之后一行人合计一番就开始聊到地下赌档的事情。

    其实这帮人不光是专门靠着经营夜场捞钱,还有一部分收入来源就是靠地下赌档,百家乐,推牌九,还有最近很火的斗鸡。小道消息,大、逼哥有一个斗鸡场,他们靠着这个最近几年赚了几千万,其中缘由就是下药,暗中操控斗鸡的结果。

    而之后他们聊得话题,从我的身上转移到斗鸡场,还提到了下药,我之前从小道消息听说,也不敢确信还真的敢这么玩,看来十赌九假是 真的,而赌博赚钱的始终都是庄家。

    想着我初三的时候,也去过一次地下斗鸡的场子,当时我压了一百块钱放在一个看上去非常凶悍无比的鸡,非常狂躁,而且有威力,而对方只是一个瘦弱不堪的小鸡,然后赌局开始,还没一局,居然就被秒杀了。草,原来都是被暗箱操作的,真是日了狗。

    他们的声音很大,红姐也注意到他们的聊过天,离开我的嘴唇,我一把拉住红姐的手,让她不要乱动,而我没继续听着给他们的对话。

    整个聊天过程大概十几分钟,他们在酒吧里也没有呆很长时间,喝了点酒后,就一起从酒吧里离开了,等他们走了之后,我才松开红姐。

    红姐白了我一眼,问我:小龙,我看你刚才亲我, 是不是不敢跟大、逼哥碰面?你啥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刚才我可是听到他们想整你的场子噢。

    我端了酒杯,抿了一口红酒,说:红姐,我可没怕,只是我现在不在自己的场子里,就我一个人,他们人那么多,要是他们发现我,真的想对付我,我有啥能力跟他们干我傻啊?

    红姐笑了一声,说跟我开玩笑呢,在这个社会上能混的都是能屈能伸。跟我打趣了几句后,又一脸深情,含情脉脉的盯着我,手轻轻的搂着我的腰,就跟一个温顺的小猫咪一样贴在我的胸口处,然后拿着红酒杯喝了一口,对我说,刚才我嘴对嘴喂他喝了,现在要还回来。

    尼玛,我听着是刺激啊,刚才还没回味呢,我还没点头呢,红姐的嘴唇 就上来了,特别的温热,柔软的舌头慢慢的深入到我的嘴唇里,红酒都有点温热,在我们嘴唇来回的输送,特别的爽。

    正刺激的时候,我下面都不行了,就这样在酒吧里暧昧着,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受得了呢,于是我离开她的嘴唇,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说:红姐,我想要你,要不我们走吧。

    红姐脸色红润,皮肤白里透红,特别的性、感,她眨了眨眼睛,微微点头,然后主动拉着我的手,跟我一起离开了酒吧,上了车。

    车里,我们两个人又是一阵热吻,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停车场里面有车子进入,我们真很有可能就在停车场里面干一次。后来我看着停车场有人,红姐似乎没啥顾忌,说刺激,但是我可没那个胆子,毕竟来回的人多,真的要是被人给发现了,这事情传出去,我可没啥好果子吃,所以我宁愿选择保守起见。

    我于是跟红姐提议去开个宾馆之类的,红姐想了想,问我要不要去她家?我一听,寻思着晚上也没啥事,就说行,还特意问了她一下,她婆婆不在家?红姐说怕啥,现在公司所有的股权现在都完成了转移,还有不少资产都洗入了地下钱庄,以前之所以忌惮她婆婆,主要也是考虑到她手上的实权,现在几乎所有公司高层都被她拉入麾下,所以没有那个考虑,再说她婆婆最近也跟一个年轻男子在来往,晚上也不会去她家查。

    车子一路飞奔,我能明显感觉得到红姐内心的渴望程度,在开车的时候,她粉嫩的小手还时不时的放在我的裤衩上游动。她开车很快,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她家。

    刚打开门,我们就**直接在客厅沙发上就玩了起来……红姐动作可是非常狂野,就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男人一般,死死的抱着我,然后在我的脸上,胸口,来回的亲吻,我的身上感受得到一股股 非常温存的感觉,那种肌肤之间的接触,让我全身荷、尔、蒙都激发出来,我一用力,一把将红姐按在我的身子下面,然后手很熟练的解开红姐的衣服,开始我们的前、戏工作。

    就在我即将进入到红姐身子的时候,突然我手机电话响了,我愣了下,寻思着可能是我表姐或者是刘明湘给我打来的电话,所以停下举动,拿着手机看了一下,还好,不是他们,而是我的师傅毕湿,自从他进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想着他这次给我电话,肯定是有事情,但是 心里也有点不舒服啊,想着自己正舒服着呢,红姐现在就在我的胯、下,突然就这样被打断了,所以接了电话后,我就开始跟毕湿吐槽,骂了一句:师傅,你这真是蛋疼啊,找我什么事情啊,我现在正忙着呢。

    我语气很重,此刻躺在我身子下面的红姐,浑身一丝不挂,身上的内、衣都被我给剥光了,而她呢一脸的媚笑,非常柔软的小手就放在我的胸口,然后来回的蠕动起来,弄得我全身都痒痒的。下面更是爆炸的不行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电话那段毕湿传来声音,说:草,你小子现在在哪里我可是你的师傅,你居然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是不想活了,是吧?快点跟我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现在从山里出来了,而且就在你开的酒吧门口,你现在必须要马上来见我。

    我擦,不会吧?我愣住,想着现在这个时间,怎么能给我找事情呢,我肯定不愿意啊, 所以我不好气的回了一句,说这个时间点不行,我在忙,而且是在办正事,就算我 现在不忙,去找你干嘛呢,这么长时间你都没 找我,上次出山说教我功夫,但是你爽了后,连个屁都没有,就自己回了老山。

    我这话一说出来,电话那边毕湿就火大了,说:你小子再这样我可不客气了啊,大黄这次跟我一起出来了,而且就在我身边,这大半夜的,它跟在我身边都没有一个住处,你快点来解决一下。

    我回了一句:草,啥事都指望我,你可有一点做师傅的样子啊,功夫不教我,就知道我给你解决困难。

    虽然嘴上说的这么厉害,但是我对大黄还是很有感情的,之前暑假在毕湿那里学功夫的 时候,呆了两个月,大黄是非常通人性,跟一般的狗不一样,反正我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心里也挺想念,所以想着自己晚上还是要去的,但是看着我身子下面的红姐,我又不忍心,于是让毕湿在场子里面 先玩玩,我处理完正事就过去。

    挂了电话,红姐有点不高兴了,问我咋回事,待会儿要干什么 ?她还没有被满足呢,说完,舔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看着是真诱、惑。

    这声音的磁性真的将我身子骨都弄软了,嘴里的口水吞了好几口,看着她白花花的屁股,我抿着嘴唇,用手轻轻的 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还很有弹性,我对她说我师傅过来了,我一会儿要去招待一下, 红姐哎呦了一声,然后让我轻一点,估计刚才屁股被我给弄疼了。

    她 这么一说,我那里能受得了啊,因为我现在还有半个小时,所以这么长时间,足够我来办一件正事的,所以我一口钻进红姐的胸口,一只大手直接抓起那白皙的玩意,说:待会儿我让你更疼,不光疼,而且更爽!

    红姐一听,刺激的回应道:行啊,你来啊,今天我就看看你的本事,这么长时间没有做,我看你有能耐了没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目录

蜜桃成熟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2牛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2牛哥并收藏 蜜桃成熟时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