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办公室的转椅上,洪军百无聊赖,一时间倒有些不知道干什么才好。

    昨天喝的太多,现在肚子还难受的要死,去操场运动是肯定没那精气神,正无聊中,忽然猛的记起昨天晚上乔纤纤说要丘丘号码,这个可不能不理。

    打开电脑,上网开丘丘,刚登录就看到显示有好友验证,飞速打开一瞧,是一个名字叫做“萌小旺”的妹子,验证信息如下:“是洪老师吗?我是纤纤哦。”这名字起的给力!

    二话不说果断通过,也不管纤纤在没在线,先发过去一条信息:“昨天回家晚了没?家里没担心吧?”昨天乔纤纤回家按照时间计算,应该是八点多钟。对于成年人刚刚是夜生活的开始,可是对于一个乖学生来说这个时间不到家很容易叫家长担心。

    等了好一会没有消息回复,洪军心里有点着急,不过很快就坦然了——乔纤纤可是个好学生,这个时间正在上课,她自然不会开丘丘的。

    ……

    与此同时,中阳一中。

    乔纤纤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面,右手支着腮,眼睛虽然看着正在讲课的年轻男语文教师,心思却早已经飘到昨天晚上的那大场面里了。

    与黑帮谈判,为了保兄弟手指一口气喝了一斤茅台,最后警察出动将坏人一网打尽,这几乎只能出现在电影电视剧中的镜头竟然实实在在的拜访在乔纤纤的眼前,这就叫乔纤纤实在忍不住会去回想。

    一想到洪军昨天晚上那英军无可匹敌酷帅势难阻挡的模样,乔纤纤的心脏砰砰乱跳:“昨天的洪老师,真的是好帅哦,那么多敌人,在他面前却连动都不敢动。这是不是就叫做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想到这里,乔纤纤脑海中又浮现出洪军昨天晚上的样子。

    两百多个流氓环绕周围,洪军坐在那里却显得那么挺直而孤独,脸上始终保持着胜券在握的微笑,仿佛那两百多个手持凶器的黑帮成员在洪军眼里不过就是土鸡瓦狗一般。

    又想了一会,脑海中所有的坏人都不见了,只有洪军面带微笑举起酒杯的镜头,嘴里则说着那句叫乔纤纤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话:“五杯酒换兄弟五根手指,这买卖划算。”

    “洪老师……”乔纤纤脸上浮现出略带晕红的微笑:“昨天晚上,他真是好帅哦……”

    虽然是黑社会大哥,可是在乔纤纤的心中,洪军勇敢而善良,成熟而幽默,挥洒间众人尽皆拜倒在他的脚下。最重要的是,洪军那远比常人要宽阔的多的肩膀,会给乔纤纤难以表达的安全感。

    乔纤纤正有些面红耳赤的想着,忽然胳膊被同桌捅了捅:“纤纤,想什么呢?老师叫你呢。”

    “恩?啊?”乔纤纤明显一愣神,很快就反应过来,急匆匆的站了起来:“啊,老师,我……我……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走神了。”

    讲台上那位年轻的男语文老师之前就一直在暗中留意乔纤纤的举动,此时听乔纤纤如此说,无奈的摇了摇头,挥挥手叫乔纤纤坐下。

    这为年轻的语文教师名字叫做刘长风,名字起的很飘逸,本人长的也相当英俊潇洒,身高一米七八,放在天朝那就是最标准的帅哥体型。

    中阳一中既然身为中阳市排名第一的实验高中,请的老师自然不会一般,这刘长风是正宗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当得起才高八斗四个字。打从他第一天上课,便是语气激昂,浑厚的男中音,旁征博引,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抑扬顿挫,让教室中一大帮刚到青春期的女学生惊为天人,就差没尖叫连连,这还是因为校规校纪的缘故。

    不过短短一天时间,刘长风便被评为中阳一中当之无愧的校草,暗恋他的女学生如果从教室开始排队,足能够一直排到一中校门。

    偶然之间,某次他为乔纤纤上语文课的时候,看到清纯漂亮到极点的乔纤纤,顿时惊为天人,那颗一向瞧不起普通众生的心脏燃烧起熊熊烈火。

    当然,刘正风不是一个容易犯花痴的人。以他的学历身份,追求他的女孩子里不乏貌美如花的人。可是那些,毕竟不是他想要的。平时没课的时候,刘长风旁敲侧击过乔纤纤的背景,父亲是中阳市教育局副局长,母亲是一家中型公司的总裁,不算大富大贵,但是光只她父亲乔建国是中阳市教育局副局长这一条,就足以叫他将来在教育事业上少走十年弯路。

    两相结合,接下来,刘长风只要到乔纤纤所在的二年一班讲课,总能够迸格外的热情,虽然不那么明显,可是看向乔纤纤的眼神总会含蓄中孕育着掩饰巧妙的炙热。

    他心中早已经打定主意,现在先给乔纤纤留个好印象,只要等她再过两年高中毕业,到时候就开始展开攻势。反正他今年不过刚二十五岁,大了乔纤纤七岁,两年后乔纤纤二十,他也才二十七,年龄差距并不大。在这个浮躁的社会,等乔纤纤大学毕业后两人结婚,三十一比二十四,一切堪称完美。

    等两人结合,到时候大家自己人,乔建国只要稍微一发力,配合上他的自身条件,到时候必然扶摇直上,从教师到学校副主任,到主任,到副校长,到校长,最后成为教育局骨干,将来真正接手教育局领导位置,这一生自然就一帆风顺不在话下。

    有的时候刘长风也会暗想自己这样凭女人上台是不是有些卑鄙。不过在现实面前,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低头。没人会跟前途过不去,他自然也不会。

    今天他本来心情不错,课也讲的生动,可是很快就发现乔纤纤愣愣的盯着自己发呆,心中自然大喜,可是毕竟还不能表露太快,毕竟教师与自己班级学生如果传出什么绯闻可不是什么好事,这才提问乔纤纤一下,免得露出破绽。心里却是已经乐开了花,就连说话的声音也都有些颤抖起来。

    心不在焉的将剩下课程讲完,刘长风叫学生看书复习,他自己则是走到乔纤纤身边,满脸都是关怀,小声问道:“纤纤,刚才怎么走神了?”

    乔纤纤明显有些惊慌失措,连声道:“啊,刘老师,没,没有啦。就是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好。”

    “恩,晚上睡不好可是很影响精神。”刘长风原本打算问问乔纤纤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不过毕竟大庭广众,这话说不出口,最后只小声留下一句关心的话,道:“最近气温不稳定,睡觉记得盖被子,别感冒了。”

    要是放在以前,乔纤纤必然会感动一下。

    可是此时,心里却是在想:“刘老师也挺帅的吧,可是跟洪老师比起来,嘻嘻,刘老师最多只能算是电视剧里的主角,而洪老师则是传说中的隐藏人物,天下第一的大英雄!”

    小姑娘心思虽然单纯,可是此时,却也是忍不住的做一下对比。

    结论就是,洪老师比刘老师厉害多了,完全不在一个位面。

    ……

    嘉明高中,二年九班教室,微信群中。

    赵子帅:“我草,大新闻,特大新闻啊!牛逼,真是太牛逼了!大姚,小律恒哥,快看新闻!”

    姚文阳:“我说赵回头,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大惊小怪的,又怎么了你?”

    赵子帅:“咱市的团伙东横,昨天一夜之间被彻底清扫干净,是武警大队队长蒋宏生亲自带队动的手,从今天起咱中阳就没东横这个组织了!”

    姚文阳:“我草,真的假的,等我看看!”

    律启辰:“哈哈哈,这么牛逼?我看看我看看,这回回家我爸非奖我几千块零花不可。”

    李止恒:“牛逼啊,话说武警大队怎么想起来打黑了?宏兴不会有问题吧?”

    姚文阳:“我草,真的真的!东横真的彻底废了这下,东横老大进去了,新闻上说是要判刑,具体判多久就不清楚了。反正有这一件事,以后东横确实是没了。”

    赵子帅:“是吧,哈哈,麻痹的这回咱学校以前跟东横混的那帮都傻眼了,哈哈。叫他们没事得瑟,还是咱们宏兴给力,是吧小律。”

    律启辰:“那当然的,还用问。来来来,以后大家有什么问题都找我啊,哥现在好使!”

    姚文阳:“好使你妹,是烟头哥以后好使又不是你好使。”

    律启辰:“唉,也是。不过大姚,赵回头,恒哥,你们想啊,东横倒了,咱中阳市也就宏兴一家独大了吧?还有些比较小的叫什么三兴会、义合会之类的,那些虽然也都挺厉害,不过目前估计跟宏兴还没法比。”

    姚文阳:“你知道的不少啊,都是独家消息?唉,就是不知道宏兴老大是谁,烟头哥都是那副气派,宏兴真正的大龙头,那得牛逼到什么程度?”

    李止恒:“谁说不是呢,真是想想都叫人神往。”

    ……

    “阿嚏!谁在背后讲究我呢,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姚文阳口中的宏兴龙头,李止恒口中叫人神往的宏兴毫无争议的龙头老大洪军猛的打了两个喷嚏,完全没有一点形象的擦了擦鼻子:“这帮熊孩子,最近温差大,该不会吧我弄感冒了吧?”

    把身上赵子帅的那件校服使劲拽了拽:“总算要中午了,呆会吃点饭去,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咱家的小花花?就算遇不到女神小花花,遇到小凝凝这校花也行啊……”

章节目录

教师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我吃唐三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吃唐三藏并收藏 教师风流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