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

    女娲众女听到鸿蒙的话,脸色都是有点红红的,想笑又不敢笑。(..)鸿蒙看着女娲她们奇怪的表现,疑惑的说:“怎么了?”

    这下子,众女都是笑开了,女娲则是趴在鸿蒙的耳边,樱唇轻启:“夫君,你不觉得你刚才说的话有点怪怪的吗?”香气喷在鸿蒙的耳边,令鸿蒙有种想要立刻将女娲就地正法的想法。

    不过,心里却是好奇女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当下摇摇头说:“能有什么怪怪的,不就是一句话嘛。”

    女娲脸色憋得通红,忍住笑说:“你说的话让人感觉你曾经说的什么断背山什么的。”说完就轻轻笑了起来。

    鸿蒙脸色一僵,有点难看了,心里都很是懊悔,怎么会说出这话的。忽然,鸿蒙眼珠子一转,在众女身边说:“好啊,都敢开夫君的玩笑了,那么今天晚上,就让本夫君好好的教训你们,不整你们三天下不了床,还真对不起自己了。”说到后面眼神有那么点**的味道在里面。

    众女的脸色更加红了,鸿蒙说得出做得到的,想到三天要在床上度过,众女都是有点扭捏了,都是以可怜的眼神看着鸿蒙,鸿蒙则是直接无视了,心里却是得意的大笑。

    而众女见这不行,都是聚在一起商议着什么,不时的看向鸿蒙。而那个大汉却是听不出什么,见到鸿蒙问这话,就说:“要说这奇怪的事情,那就多了。”

    鸿蒙抬了下手阻止了他,低头沉思着:“这个城主明显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他绝对是那个天流家族的人,现在却在玉虚老祖门下做事,而且还是做得挺大,明显就是混骗过了玉虚老祖那里的,千年前到了这里。在最近就有所动作,这实在是不太平常了,以天流家族的人来说,混到了这城,那么绝对会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的,很有可能。现在这城已经是控制在那个城主的手中了,看来他们是为了战争准备的。”

    “如果真地是这样,那么现在这城的势力应该是被架空了的。一想到这些,鸿蒙就无语了,连玉虚那家伙都能被骗过去,那还真是麻烦。

    示意那大汉继续说下去,那大汉得到鸿蒙的指示,立刻就说:“这奇怪的事情里面就有那些税收的问题,这些仙石收了上来后。本来应该交到玉虚老祖那里地,可是那城主都是没有这么做,而是把仙石收藏了起来。这些事情我有去说过,但是他却是说等以后再交也是一样,我都催了好几次了,可都是这样,而且,有时候这仙石都会莫名的消失一些,我要派人去查的时候,他却总是说没关系,损失的只是小部分。这一点就很奇怪了。”

    鸿蒙扬了扬眉毛,低头沉思:“这个城主居然会有这种事,按理来说,只要是有盗贼,那么是一定会抓住的,而他却总是放过他们,或许每次被偷的不多,但是只要是累计起来的话,那这数量就很是庞大了。”

    而那大汉也是说:“虽然每次被偷地不是很多。也就几百上千块极品仙石。可是这么下去地话也不是办法啊。玉虚老祖都已经是有说过了地。可他还是依旧我行我素。”

    “还有。这城里经常有不明人物出现。而且这些人地修为都是不弱地。如果不加管理地话。那对这城来说是很不利地。我曾经带队去追捕这些人。可是这些人却总是能够轻易逃脱。避开我们地主力。”

    “还有。这件事那个城主也是知道地。他给我地部队只有一小部分。而他却是带着主力去追捕地。可是他地主力却是一次也没有遇到那些人。反倒是我带地人经常遇到。不过最后都是让他们跑了。”说到这里。大汉已经是一脸地愤怒了。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耻辱。带这一队人却追捕这些人。却总是让对方跑了。这对他或是对麒麟族来说都是丢面子地事情啊。

    鸿蒙感觉他地话还没说完。一定是还有什么比这更加重要地事情。当下便问:“这些事情不是很重要。有什么比这更加严重地事情吗?”

    那大汉赶紧整理了下面部表情。开口说:“当然有地。从二百多年前到现在。玉虚老祖门下地人总是莫名死亡。从他们身上地伤口看来。绝对是被下了剧毒再和人打斗地。这种剧毒我从来没有见过。非常地歹毒。”

    “这件事情我有派人去通知玉虚老祖。可是却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回来。哎。”说完大摇其头。不用多想也是知道这些人肯定是被人半路截杀了。哪里有可能把这里地消息传到玉虚老祖那里去。除非玉虚老祖哪天亲临此地。否则这里地事情很难说啊。

    鸿蒙点了点头说:“那个城主很显然就是有问题的,还有呢?”

    那大汉心领会神,连忙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他在不断的捕捉麒麟,多次派人出城捕捉,导致现在这城千里范围可以说是一只麒麟也没有的,而他捉到的麒麟,我多次去救,可是每次去的时候都是人去楼空,那些麒麟已经是被运走了。我就问过他麒麟被运到那里去了,结果他却说是玉虚老祖的命令,他说玉虚老祖对麒麟很感兴趣,所以就命他来捕捉,一只也不能少。”

    顿了下有说:“笑话,玉虚老祖会对麒麟感兴趣?那明显是不可能地,我本身就是一只麒麟,这玉虚老祖也是知道地,可是人家都没有捉我,这又是怎么回事。到现在,那些被捕捉的麒麟我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说完开始锤着自己地脑袋,麒麟本身就少了,现在还被大量的捕捉而他却不能做什么,这就已经是够懊恼的了。

    身后的女娲对鸿蒙说:“夫君,你说这个城主会是什么人?”众女都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鸿蒙淡然有一笑说:“你们还记得吗?在月阁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公子哥到月阁找你们,而且那个时候我不在的,结果你们还动手了,就在你们动手的时候我刚好到的呢。”

    经鸿蒙这么一说,她们才是记起来,确实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那些人的下场都是很惨的。

    女娲笑呵呵的说:“就是那个乱来的家族的人啊,周围倒是记得,不过这些人都是已经死了,那还有什么问题吗?”对于女人来说,就算是再聪明的,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总是依赖着男人的,就算是强如女娲这等人物,也是不例外的,除非现在鸿蒙不在场,那么她们就很有主见了。

    鸿蒙也是笑了笑,那个家族的人确实是够的,那样的事情在他们家族都是很常见的,或许就是因为是那个民族的人的原因吧,这等事情已经是深入他们的身心,骨髓,想要转变那是不可能的。

    鸿蒙开口说:“那么你们还记得那个人的姓什么吗?貌似就是和这个城主是同一个家族的人。”

    女娲众女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原来是那个家族的人啊,难怪了。”

    鸿蒙点点头,缓缓说:“这一点我就很奇怪了,一个家族的人居然会跑到别的势力去做事,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要利用这股势力做什么了,何况是那样的家族,更是要防范啊。”

    那黄金麒麟这时候凑了过来好奇的问:“你们说的那个家族的人和这个城主有什么关系吗?你们怎么那么在意这个家族啊?”

    鸿蒙这时候也是不掩饰那么多了,开口说:“仙界对近要大乱了,各方势力会来进攻仙界,而且还是一场阴谋的,一场蓄谋以久的阴谋,到时候这仙界会出现一些各方势力的人,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那个天流家族就是这其中一方势力的人,也就是忍神界的人,而这个城主,就是天流家族的人,那么你们现在说说他们最近这些举动,有没有道理了呢?”

    那大汉一听就急了,连忙说:“那么这对我们麒麟族有什么危险吗?”

    鸿蒙轻笑几声说:“那么你倒是说说,现在麒麟大量被捕捉,你说会不会有危险呢?麒麟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如果将所有的麒麟捕捉了作为他们的坐骑,你说说,那些人的实力会增大多少呢?”戏谑的看着这个貌似有点傻傻的大汉。

    鸿蒙这么一说,那个大汉脸立刻就沉了下来,现在他们麒麟族可算是遇到大危机了。

    鸿蒙随手变出一杯万年灵果酿造的酒悠闲的喝了起来,而女娲等人见鸿蒙这么悠闲,也是不客气了,都是各自取出自己喜欢的水酒轻轻饮了起来,然而,却都是伸出一只空闲的玉手在鸿蒙的腰间练起了二指禅。

    鸿蒙苦笑几声,心里暗暗打算,有什么事等到晚上再说,等到了晚上,对付这几个小女人就太简单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同时呢,鸿蒙也是有点好奇这个大汉在这城里的地位,能够知道这么多的事情,那很显然的地位就是不低的,当下便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事情的,可别捏造什么身份来欺骗我,你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那么你在这城里的身份绝对不低,或许比那个城主还高。”

章节目录

鸿蒙至尊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天煞血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煞血少<并收藏 鸿蒙至尊道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