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凤轻尘和九皇叔还是没有用到悠悠打来的水,不是他们不敢用,也不是悠悠没有打水,而是……

    水在半路上,被悠悠打掉了。

    这一次悠悠真不是故意的,就算她的体力比一般闺阁千金好,提着一大罐水也走不动,一路跌跌撞撞,快到到时摔了一跤,水和罐子都破了,身上也刮出了好几道血口子。

    悠悠依旧哭得很伤心,哭得像是全天下人都欺负了她一般,可这一次却没有人同情她。

    凌天听到她的哭声,坐在营帐里没有出来,凤轻尘和九皇叔正在用晚膳,更不可能理会她。

    悠悠打掉的那罐水,凤轻尘直接从凌天的份例下扣,除了凌天外他们都有水用,悠悠什么时候打来水,凌天和绿晴才能有干净的水用。

    禁军讨厌悠悠还来不及,怎么会怜惜她,悠悠不肯走,直接把人拖回营帐,见几个大佬都没有出来,禁军拿了几个小瓶:“悠悠姑娘,请吧。”

    悠悠不肯走,禁军直接把悠悠半推半拉的带出营帐范围,一出营帐范围,禁军就把悠悠丢开,悠悠摔倒在地上,好不可怜。

    禁军冷讽:“悠悠姑娘不必着急,哥几个吃饱了,有的是时间和你耗,你没把打掉的水补齐,这事就别想了。凤姑娘说了,我们当兵的可没有不打女人规矩,你要再耍泼耍赖,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之前陪悠悠打水的人留下来吃饭,换上吃饱喝足的同伴,唯有悠悠一人又累又饿,身上的衣服还被打湿了。

    悠悠趴在地上,抬头看向面前的人,愤恨地道:“你们给我等着,到了天穹堡,我要你们百倍偿还。”

    几个禁军哈哈大笑:“我们好怕呀。”

    见悠悠依旧不肯动,禁军不好上前碰她,便拿刀柄在悠悠身上顶了顶:“走吧,天穹堡的大小姐,想要耍威风,等你到了天穹堡再说。”

    另一边,绿晴将晚膳端了下去,又将瓜果捧了上来,见凌天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绿晴恭敬地站在凌天身后,犹豫片刻还是小声地开口:“公子爷,悠悠还没有回来,奴婢出去看看可好?”

    白天发生的事惊动了许多人,绿晴随便打听一下便知,她平日就十分恭敬,此时更不敢放肆,就怕凌天怀疑什么。

    “去吧。”毕竟是自己宠了十多年的女婢,即使心生怀疑,凌天还是没有狠下心来。这也是他和蓝景阳最大的不同。

    绿晴躬身退下,凌天这才缓缓抬头,对着绿晴消失的方向,唇角轻扯:这两人果然心大了,绿晴虽不像悠悠一般骄纵,却也是主意极大的人,。于二心,他相信悠悠和绿晴有点小心思,但真不相信她们二人会背叛自己。

    悠悠摔碎水罐的事,早就有人报告给凤轻尘和九皇叔知晓。凤轻尘问了一句:凌少主有说什么?

    得知凌天一句话都没有说,凤轻尘道一句凉薄,九皇叔则说了一句:难成大事。

    这才多大的事,就把自己的侍女牺牲,以后遇到更大的困难,他肯定会把身边的人都卖了,这样的人谁敢为他卖命。

    这虽是一件小事,可这件小事足已毁旁人对他的印象。

    “江湖人学得不是帝王心术,别对他要求太高。”凤轻尘为凌天辩解了一句,九皇叔眉毛一挑,看了一眼凤轻尘,确定她只是就事论事便不再多言。

    他就说嘛,凤轻尘的眼光怎么可能那么差,会欣赏凌天那样的人。

    吃完饭,凤轻尘和九皇叔出来散步消食兼培养感情,两人慢悠悠的走着,不多时就越走越偏了,周围都有士兵,方圆百里内没有别人,两人倒也不担心,不过却没有继续往前的打算,只是在折回来时,不远处传来轻微的动静。

    “什么人,出来。”九皇叔将凤轻尘护在身后,右手按在腰间的软剑上,随时准备攻击,暗处的暗卫也蓄势待发,准备扑上来。

    不过一个呼息间,凤轻尘周围就被紧张、肃杀的气氛萦绕,双眼死死地盯着暗处。

    咚……暗处跳出一个黑影,那黑影完全没有攻击的意思,离凤轻尘和九皇叔十步远便站住,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攻击的意思。

    九皇叔和暗卫收敛三分杀气,凤轻尘定睛一看,试探地叫了一句:“凌默?”

    “嗯。”凌默发出一道粗哑难听的声音,站在暗处不动,只是眼睛盯着凤轻,摆明是要找凤轻尘。

    凤轻尘拉了拉九皇叔的衣袖:“凌默有事要和我说,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凌默的事九皇叔知晓,有凌默在凤轻尘不会有事,便点头离去。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可以告诉我了。”凤轻尘上前,走到凌默的身边,示意他用手笔划就成了,不要开口。

    凌默配合,可这次他笔划了半天,凤轻尘都没有看懂:“你现在会写几个字,你直接写给我看。”

    这样连蒙带猜总能猜出大概意思。

    凤轻尘伸手,凌默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直接在凤轻尘手心写了一个“绿”字,然后朝凤轻尘用力点头。

    “你说绿晴是你的人,并且是可以信任的人?”凤轻尘那叫一个惊讶呀,看不出来,这凌默不声不响,还能在凌天身边安排人,还是凌天的心腹。

    凌默点头,为了让凤轻尘相信,凌默又比划了一下:绿晴是他母亲安排的人,要不是绿晴,他也活不到现在。

    这下凤轻尘倒是能理解了,她就是说嘛,依凌默的处境,他怎么可能在几岁的时候,就往凌天身边安插人,要知道绿晴和悠悠跟在凌天身边长达十五年之久。

    “这事我知道了,到时候定不会让人误伤绿晴姑娘。”凤轻尘开口保证,却不想凌默拼命摇头: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你想做什么,可以让绿情帮你,她会帮你,她对天穹堡很熟。

    凌默不是笨蛋,白天发生的事他只要稍微一想便明白:悠悠想要找机会,让凌天和凤轻尘之间的间隙越来越大,却不想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让凌天对她产生的怀疑。

    悠悠的下场他已经可以预见,他已经吩咐绿晴把悠悠推出来,让凌天防备悠悠,并且远离悠悠,这么一来绿晴行事就更方便了。

    他在天穹堡虽然没有地位,可暗中仍有属于自己的心腹,虽然人数不多,也对天穹造成不了伤害,但关键时刻却能成为压死天穹堡的最后一根稻草……

章节目录

帝凰之神医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阿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彩并收藏 帝凰之神医弃妃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