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距离大坝最近的马兰村内,村长田老栓发现大暴雨竟然已经下了一整天了,居然还没有停止的迹象,他有些坐不住了。

    “大伯,怎么了?”虎子问道。

    田老栓反问:“你二叔呢?”

    “二叔下午就开始叫人,他十分相信柳镇长……”虎子的话还未说完,田老二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他没有打伞,任由雨水砸在头上脸上。

    他身后跟着进二十来人,带着各种工具,一半年轻人,一半五十岁上下的男人。

    “还等什么?还不去看看大坝?”田老二一声招呼,就领着这些人扛着铁锹,泥沙袋子跑出去上了两里外的大坝。

    田老栓与田老二一生土生土长在这里,对大坝的情况可说了如指掌,自己小青年时就陪着工程队的人看图纸,搬砖搬石头修大坝,中年的时候下庄稼田地,吃喝都靠这水库,他对水库当然有真感情,比很多人都强烈!

    “走,前面右转前几年漏过一次,是最危险的!”没废功夫,田老栓便找到了柳擎宇等人正在加固的那段脆弱堤段。

    “二叔,你看那边?”虎子年轻,跑在前面,突然喊道。

    众多村民都一愣,他们看见这段堤坝竟然打下了许多的树桩、堆积了很多麻袋。

    “长约30米,高一米多,相当于十个成年男人干一天!”田老栓重重点点头。

    这时,田老栓的儿子田小栓突然喊道:“爸,二叔,水库水位一直在上涨啊,距离精戒水位已经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了。关山河的水位距离下雨之前整整生了两米多啊。情况有些危险了。”

    田老二与田老栓早就发现了这种情况,此刻,他们开始想起了柳擎宇所说的那番话来,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看到柳擎宇的影子,在他看来,当时柳擎宇说会亲自驻守在大坝上恐怕只是一句空话而已。

    “那……这些明显是新的打桩痕迹与砂石麻袋是谁弄的呢?”所有的村民都疑惑。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夹杂着一阵脚板在泥水中行走时发出的啪啪声从远而进,一阵阵浓重的喘息声也渐渐清晰可闻,田老二手中的手电筒向着声音方向照射了过去。

    灯光下,只见柳擎宇,陆钊与李大军三人肩头上扛着一大麻袋碎沙石脚步艰难的走了过来。

    田老栓的目光也顺着灯光看了过去,所有人一下子全都呆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真的遵守了他的承诺,看着大坝下面的木桩和几十个麻袋堆积起来的加固堤段,所有人全都被震撼住了。

    田老栓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之色,他没有想到,新上任的镇长竟然一点架子都没有,竟然默默无闻的在做事。

    陆钊一句话都没有说,紧咬嘴唇走在最前面,他是中国最顶级的官二代,富二代出生,长大后对亏认识了柳擎宇,进入狼牙特战大队,他身上一点浮夸都没有,只一步步冲在前面。

    走在第二位的李大军一身全是泥浆,看着田老栓,忙招呼:“老村长,你来了!”

    在后面压阵的柳擎宇这时也看到了田老栓,田老二等人,不过他并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把麻袋放好之后,又拿起了另外一条空麻袋,迈步向大坝另外一侧装填沙石的方向走去。

    此刻,雨下得更急了,柳擎宇,与陆钊,李大军走几步身体就会打滑,大坝下面,河水也在疯狂的上涨着,危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然而,对于这种情况,柳擎宇却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一般,依然在默默的忙碌着。

    田老二走过去拎了拎柳擎宇与陆钊刚刚放下来的麻袋,脸色微微一变。这一麻袋沙石重量至少有120斤,自己一方来人中除了自己可以扛得起来,剩下的人都扛不起。

    而李大军的麻袋也有100斤,一个普通保安都这么厉害!

    人群十分激动,现场却已经堆放了这么多麻袋,很显然,柳擎宇恐怕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

    田老栓真的被感动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这时车灯光远远闪来,洪三金不待车停稳,就冲下车来:“柳镇长,我又买了两百个麻袋!还有秦睿婕书记说她那边工作虽然困难,却也有进展,请你不要担心!”

    洪三金现在也没有打伞,浑身湿漉漉的,说完就跟着柳擎宇去扛沙袋了。

    “想不到,想不到洪三金这样的万金油居然都去扛沙袋!”人群再次爆发一阵说话。

    田老二与虎子直接走到柳擎宇身后:“大家还等什么?”

    田老栓也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村支书孟庆超的电话,大声说道:“老孟,立刻使用大喇叭进行广播,一方面组织村民做好随时撤离家园的准备,另外一方面组织临近村子的爷们们自带干粮、工具、麻袋、车辆到水库大坝上来巡逻护坝,现在水位上升的很厉害,如果再不进行加固的话,恐怕真的要撑不住了!还有另外再派人去天王岭那边看一看柳镇长所说的帐篷搭建的怎么样了,如果情况危急的话必须要尽快撤离。”

    孟庆超和田老栓搭档很长时间了,配合十分默契,毫不犹豫就应承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田老栓又给附近其他村子的村长们打过去电话,把关山水库的情况跟众人说了一遍,让大家赶快组织人手上大坝进行加固和防护、巡视。

    打完电话后,田老栓也亲自向柳擎宇方向走去,大坝另外一侧的沙石滩上,漆黑的夜色中,柳擎宇与陆钊,田老二,李大军正弯腰用铁锨铲起一锨沙石往麻袋里面装着,交给新来的小伙子们背走。

    “田老二,原来你也是村里的人,早知道就请你出马了!”柳擎宇快速对田老二说话。

    田老二点点头:“不用请,你做官对得起良心与百姓,我就一定要对得起你!”

    他是一个生力军,这下锨沙石,搬麻袋这些气力活现在都在柳擎宇与陆钊之上。

    毕竟,手臂内侧能纹秦琼的男人,不是饭桶!

    虎子,田小栓等十分激动,这帮小青年的偶像显然已经是柳擎宇,陆钊,田老二了!

    老村长田老栓来到柳擎宇面前,一把抓住柳擎宇的铁锨说道:“柳镇长,你歇会吧,这事还是交给我们吧。”

    他已经推算出来,至少柳擎宇不停止干活好几个小时了。

    看到田老栓他们过来,柳擎宇知道,现在田老栓等人已经相信自己的话了。

    对于田老栓的要求,他却是淡淡摇摇头说道:“没事,我能行的,帮我撑开麻袋吧,大家一起装,效率更高。”

    听到柳擎宇的话,田老栓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感动之色,他直接走过去拎起麻袋撑开,也一起干起来。

    都是庄稼地里摸爬滚打长大的汉子,干起农活负重来,一点也不陌生!

    很快的,众人热火朝天,一个小时候,大批临近村子里的村民陆续来到大坝上,加入到了大坝加固防护的队伍之中,各种灯光也纷纷打开,现场灯光点点,人影憧憧,一派繁忙景象。

    而柳擎宇带着陆钊,李大军,洪三金自始至终都坚持奋斗在第一线,始终和老百姓在一起,然而,此刻的柳擎宇,陆钊脸上、脖子上、手上、腿上早已经到处都是泥水,除了一直陪在柳擎宇身边的田老栓、田小栓父子,田老二,田小虎外,几乎没有几个人能认出他来。

    当夜,雨越下越大,竟然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当天晚上,市气象台则紧急发布了暴雨橙色预精,天气预报说景林县地区明天将会持续降雨。

    然而,这个时候,关山水库大坝上的水位距离精戒线已经不到10厘米了,而水位竟然还在不断的快速上升着。

    此刻在大坝上加固、巡视大坝的各个村的村民们全都开始担忧起来。

    而此刻,田老栓看着村子附近的沿线堤坝正在被一层层的加固,心中充满了感动。

    他知道,今天,如果没有这个新来的镇长,恐怕现在,洪水已经把马兰村淹没了。

    而现在,从自己来了以后,这个年轻的镇长带着陆钊等人已经在第一线奋斗了足足有5个多小时了,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一口饭都没有吃,但他还是不知疲倦的坚持着。

    洪三金早累得不行,出去休息了三次,陆钊与李大军强行坚持。

    如果说一开始田老栓只是对柳擎宇钦佩的话,那么现在他真的有些崇拜了。

    毕竟,即便是作秀也需要毅力和体力的,而这个年轻的镇长一口气干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能够坚持在第一线,这已经不是体力和毅力的问题了,而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早已经休息好多次了,自己和儿子田小栓轮流和柳擎宇配合才能赶得上柳擎宇的效率进度。

    “柳镇长,歇一会吧,你已经5个多小时没有休息了,加上先前,至少10个小时。”田老二稳稳对柳擎宇说道。

    柳擎宇摆摆手咧嘴一笑说道:“没事的,我以前是当兵的,身体硬朗,能抗的住。估计今天晚上水位还得上涨,还不能休息啊。累点没什么,只要咱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了,我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

    说完,柳擎宇继续低下头去忙碌起来。

    一边听着的田老栓的眼睛有些红润了。这么多年来,他听过很多官员包括县长、市长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在田老栓看来,那些官员的话纯粹是作秀,没有谁真正为村民们干过多少实事,而柳擎宇的这番话才是真正发自肺腑的话,他是用实际行动在阐释着他的理念!

    已经是凌晨2点左右了,所有大坝上的村民在经过七八个小时的奋战之后都已经有些撑不住劲了。

    天上雨也小了一点。

    这时,田老栓立刻组织众位村民休息,以便于应对后半夜有可能出现的危机,同时对柳擎宇说道:“柳镇长,大家都休息了,您也休息一会,喝点水吃点干粮补充一下体力吧。”

    柳擎宇也的确累坏了,肚子也已经骨碌碌的叫了起来,便点点头说道:“好。”

    田老二眼中一片火红:”柳镇长,你估计这雨下半夜与明天还会下吗?”

    柳擎宇苦笑:“这将是1962年以来最强的降雨,今晚够呛!”

    一听见这话,年岁最长的田老栓几乎心都从胸里跳到嗓子眼来了。

章节目录

巅峰权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剑百万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剑百万兵并收藏 巅峰权力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