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笑着点头,其实她心里清楚,自己要的只是他一切都好,这就足够。或许有点傻,但如果不做,她这一生都为于心不安。她微微吸气,平复下心中念头。

    “皇后娘娘,再下三十六针,痛苦必然叠加增强,请您忍耐!”声音未落,她已经出手,伸手从针囊中取出三只银针,却反手直接刺入自己头顶。下一刻,她脸色飞快变得红润,体内喷涌出无比强大的力量。小花没有任何停顿,双手如风却极为稳定,接连落下三十六针,每一针刺下位置都没有任何偏差。

    紫嫣眼眸突然张开,张嘴发出一声痛苦尖叫,她赤-裸娇躯快速便成粉红色,便如晶体般隐约透明,可以看到她体内的元神虚影,一片阴云般的流质力量,在其中缓缓流转。

    小花脸色直接苍白,然后很快恢复红润,眼看紫嫣肉身显现变化,她眼中顿时露出喜意。

    萧晨急道:“小花,情况如何?”

    “陛下放心,我已找到皇后娘娘元神上不妥,正是这阴云般的黑色力量。因此物存在,才会让皇后与三位娘娘陷入昏睡。如今经我施针,既是检查,亦是治疗手段,结果很快便知如何。”小花说话间,紫嫣元神中,那黑云般的力量似是受到压迫般,缓缓收缩起来,短短数息时间,占据紫嫣元神范围便缩小了近乎一倍。但到了此刻,缩小幅度渐渐放缓,最终停滞。

    “小花,这是怎么回事?”

    小花微微一呆,随即低首,愧疚道:“对不起陛下,我已尽了全力,皇后娘娘元神中的邪祟力量太强,七十二针不足以将其逼出,只能暂且压制。”

    而此刻,紫嫣身上七十二只银针突然变得乌黑,如同受到侵蚀般,被生生逼出自行掉落地面。她呼吸突然变得平缓下去,承受的痛苦随着银针脱落而消失。她眼眸缓缓张开,却显得极为黯淡,“陛下,小花已尽全力了,能够暂且压制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你不要怪她。”

    萧晨将她小心放下,月舞、小艺、青眉三女上前帮她穿好衣衫,眼眸红红,刚才不知已落了多少眼泪。

    “为夫明白,小花出手已是帮了我们大忙。”说到此处,他抬首道:“小花,谢谢你,即便没有治好紫嫣,但你已做的足够多了,真的谢谢。”

    小花摇头,道:“陛下对我姐妹恩重,不管如何回报,都是应该的。只是我医道有限,让陛下失望了。但如今还请三位娘娘褪去衣衫容我施针,不能根治,亦能暂且压制,争取更多的时间寻找其他治疗手段。”

    “小花,你是否还能坚持?此事可以暂缓一下,不如你先休息一番再做不迟。”萧晨开口,眼中尽是感激。

    “不行,激发潜力后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虚弱期,三位娘娘等不这么久。”小花道,“请三位娘娘快一些,我能支撑的时间不多了。”

    月舞、小艺、青眉三女对视一眼,同时道了声谢,伸手解开裙袍褪下全身衣衫。

    萧晨不待小花开口便直接出手,让三人凭空悬起。

    “过程会有一些疼,你们可以叫出来,真的会好受很多。不过很快就会完成,忍一忍就好了。”紫嫣虚弱一笑,安慰着月舞三女。

    “姐姐都不怕,妹妹怎么会怕。小花,你动手吧。”月舞道。

    小艺、青眉点头。

    小花点头,她吸了口气,脚下一步迈出,身影在三女周边飞快旋转,扬手一招针囊中便有数只银针直接落入她手中,然后飞快刺入她们体内。

    每人七十二,共计两百一十六针!

    随着月舞、小艺、青眉一声压抑不住的痛苦叫声,最后一针完成。

    小花脸色变成一种彻底的苍白,便似透明般,可隐隐看到血肉中一根根淡青色的血管,眼眸暗淡无神,她身体微微一晃,却强忍着没有倒下。

    而此刻,三女显化元神中黑云般力量同样开始收缩,待银针变黑脱落,紧绷娇躯突然瘫软了下去。萧晨急忙将三人小心放心,灵芝上前,帮忙为她们穿好衣衫。待将四女安置在床上,萧晨转身朝向小花深深一礼,“此番恩情,萧晨必然牢记于心!”

    小花脸色比较之前好看了一些,她眸子闪亮,不知何时已将头顶银针取下,此刻闻言温婉一笑,“萧晨大哥记得自己说的话就好,你先记着,待我日后想到了,再找你要补偿。不过现在我有些累了,想要先退下休息一会,不知道萧晨大哥能不能送我一下?”

    萧晨微呆,随即目光向后一扫。

    “夫君且去就是,有灵芝在这里照看,我们没事。”紫嫣虚弱道。

    萧晨点头,“好,为夫去去就回。”

    “我有些话想跟萧晨大哥说,还请先将我姐姐送回太医院中。”萧晨应允,令人送碧青归返太医院不提,当先出殿与她一并向外行去。

    两人离开皇后宫中,行入花园亭内,萧晨停下转过身来,道:“小花,你想说什么?”

    小花沉默数息,她突然抬首,道:“萧晨大哥,以你的心智,在我跟姐姐到来时,便应该已经猜到了一些,只是不愿去想而已。但事情已经发生,我不愿瞒你。当年国师大人将我姐妹带入军中,授医道之术,令我们潜心研制一物,名为胭脂红。后来我们被派往蓟都,进入宫中到诚诚姐身边……”

    萧晨眉头皱起,他眼眸复杂看了小花一眼,“为何告诉我这些?”

    “不管我们的初衷是什么,诚诚姐的死,都与我们姐妹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我心中一直愧疚,只有将此事说出来才能安心一些。萧晨大哥,如果你想要为诚诚姐报仇,我希望你能看在今日之事上,饶过姐姐,她在诚诚姐的事情中,并没有做什么。一切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做的。”

    “小花,这件事情已经过去,这是泉在主导,亦是诚诚的选择,我不会因此而迁怒你。所有的根源,皆是在我身上,追根究底,是我害了诚诚。这份亏欠,我会去偿还,与你们无关。”萧晨缓缓开口,他想到那已经逝去的女子,眼中露出一丝深深的痛楚。而如今,紫嫣她们也出现了意外,若她们有何不测,他不知自己会变成怎样。泉说万法无上境可逆转生死,成就永恒,但他只是有成为万法无上的可能,而并非确定。他不敢有任何侥幸之心,因为一旦失去,就有可能是永远不可弥补的悔恨。

    “萧晨大哥……”

    “好了小花,我所言皆是发自心中绝无隐瞒,你可以彻底安心了。今日你损耗极重,我先送你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日后再说。”

    小花一笑,道:“不必了,我叫萧晨大哥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情,如今既已经解释清楚,就不再继续耽搁了,萧晨大哥还是去陪紫嫣姐姐她们吧,我自己可以回去。”言罢,她挥了挥手,转身向太医院方向行去。行了七八步后,她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心中默默道:“小花坚持住,你能做到的,别让萧晨大哥看到你虚弱的样子,他会感到愧疚……萧晨大哥,再见了。”

    她努力的微笑,努力的向前走着,身影渐渐远去。

    萧晨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察觉到了某些不妥。只是他挂念紫嫣她们,未曾多想,便直接转身撕裂空间而走。

    ###########

    殿内,萧晨已将光照与三道尊尽数找来,正在小心检查着四女元神处的变化。紫嫣、月舞、小艺、青眉因损耗心神太重已昏昏睡去,灵芝低首侍立在旁。

    片刻后,三道尊眼眸睁开,萧晨急忙道:“三位道友,情况如何?”

    凌元子面露震惊之色,“燕主放心,我三人已检查过,她们元神内的阴寒力量确实已消退了许多,更隐隐受到一层无形力量捆缚,想来短时间内应该无恙。只是不知究竟何人出手,竟能做到这点?”

    萧晨心中微松,遂简单将小花出手之事道来,只言她祖传的手段略过有关泉的事情。

    “竟有此事,这女子医道手段当真闻所未闻,令人惊叹。”凌元子道,“如今既然皇后等情况暂且稳定,不知燕主原定计划是否会因此改变?”

    萧晨微微皱眉,面露思虑之色。

    光照道:“如今诸国疲惫无力,正是我大燕出手最好时机,不容错过。萧晨你心忧紫嫣她们自可坐镇蓟都就是,战局中有本尊与三位道尊出手足矣。若遇到无法解决之事,传信蓟都你再出手不迟。”

    “光照道友所言极是,眼下时机恰好,若再不出手,怕是就要晚了。到时面对大秦、仙界两方,燕国必将落入下风。此事,还请燕主早做决断。”凌元子肃然开口。

    萧晨点头,缓缓道:“长老与凌元子道尊所言不错,既如此,便遵循原定计划不变。本皇留在蓟都,战场中事物,便劳烦四位出手了。”

    “自当如此!”

章节目录

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食堂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食堂包子并收藏 道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