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当事人不表态,吃瓜大佬们也不好多问。

    虽然略有些担忧,但他们也都信得过任景。

    任景能走到今天,绝对是有脑子的,什么事该做,什么人不该惹,肯定门儿清。

    再说了,任景一直以来都风评极好,从不乱搞,除了配合宣传默许一些圈内人都清楚的绯闻之外,基本没有任何私生活上的污点。

    一个这样自律的人,是值得人信任和尊重的。

    任景没提这事,大家也就当做没看见,虽然有些小好奇,但都是老狐狸,深知好奇心会杀死猫,所以都老实藏着,不说一句。

    夜琛跑得贼快,用顾溪的话就是:“别看腿短,倒腾起来一般人还真追不上!”

    他杀出会议室,冲进电梯,直到坐进自己的车子里,脸上还是滚烫一片。

    太丢脸了!实在是丢脸丢到姥姥家!

    虽然他是为了续命,可别人不知道啊!

    他想想都觉得尴尬,自己强抱任景也就算了,还强抱了三次!

    那群人怕不是以为他傻了……

    夜琛悲鸣一声,脑门搁在了前头的驾驶座背上,生无可恋。

    小刘谨慎地呼唤一声:“琛哥?”

    夜琛:“琛哥已死,有事烧纸。”

    小刘:“……”

    “死了”一会儿后夜琛又活过来了:“去兰庭,老子要一醉方休!”

    小刘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胆把那句‘你昨天才发朋友圈说再喝醉就是小狗’的话给说出来。

    夜琛也没叫别人,自己找了个靠窗的地方,要了老妈放这儿的藏酒,气势相当“凶”,仿佛能把这三瓶全喝光!

    可事实上他喝了一杯后便面颊驼红,开始怂恿小刘:“来来来,陪我喝,一会儿让他们来接我们。”

    小刘苦着脸:“琛哥,我不会喝。”

    夜琛道:“练练就会了,先干一杯提提神。”

    小刘哪里敢真喝?这红酒一瓶六位数,全是夫人的心头肉,也就琛哥敢把它们当白开水,换成别人,怕是要被neng死。

    夜琛酒量浅,一杯就迷糊,一迷糊就耍赖,非要小刘陪他喝,小刘实在拗不过,只好使了尿遁神技,去外头等他。

    小刘走后,夜琛就成了一个人,他又喝了一杯后,不禁悲从中来,觉得自己实在倒霉。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干了那么蠢的事……

    夜琛想着想着就难过得不行,难过着难过着又气得不行,一气眼眶又红了。

    任景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身影。

    他穿着简单的t恤短裤,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小腿极白,窝在厚实的高背椅里,整个人都可怜兮兮的。

    任景看得心微痒,想都没想便走了过去。

    这一走近,便看到了夜琛绯红的面颊和水汽朦胧的眸子。

    还在难过吗?到底是怎么了?

    任景想哄哄他,可惜他还没开口,夜琛便看到了他。

    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琛哥一蹦三尺高,差点没把桌子给掀了!

    任景眨了眨眼睛。

    夜琛喝了两杯,酒壮人胆大,口气相当霸道:“别过来!”

    任景停住没动。

    夜琛想想上次自己喝多就被他艹了,艹到现在还屁|股疼,顿时觉得很气,于是睁大眼,“恶狠狠”地瞪着他,可以说是相当凶悍了!

    可惜这也挺像虚张声势快要委屈哭了的模样。

    任景心一软,声音温柔得不像话:“有什么不高兴的说一说,别喝闷酒,伤身体。”

    夜琛听他声音听得浑身酥麻,但考虑到输人不输阵,昂头挺胸便想和他怼一怼:“你别……”

    猫哭耗子假慈悲还没说出来,去死系统便道:“别说哥没提醒你,明天还要做任务呢。”

    夜琛秒怂。

    现在争口气,明天成孙子,这买卖不划算。

    可夜琛有点儿管不住喝多的自己……

    不行,为了明天,他得自救。

    怎么个自救法?当然是跑跑跑!

    于是刚才还准备大干一场,下一秒又化身兔子精,抬脚就要跑。

    任景一把拉住他手腕,夜琛凶巴巴地瞪他:“放开。”

    任景还真没抓住他,主要是这手腕白生生的,他怕一用力会留下乌痕。

    夜琛逮住机会便跑了个没影。

    任景还想跟上去,但他的助理恰好跟了过来。

    任景不得不停下脚步,很是遗憾地看着那消失的背影。

    杨森意外道:“夜琛?”

    任景应了一声。

    “说起来……”杨森想了下后说:“他好像申请加你微信好友了。”

    任景很快反应过来:“手机呢?”

    杨森从手包里拿出任景的另一个手机。

    任景点开后看到了好友申请。

    任景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杨森道:“我也没注意,上午的时候看了眼才发现。”

    任景这这手机是办公用的,手机号码便是微信号。因为全是圈里人或者工作上的人,所以他很少自己看,全都交给了杨森处理。之前他加夜琛的微信是小号,里面一共就几个人,而且没绑定手机号。

    夜琛删了他后可能很快后悔,马上便想加回来。但夜琛并不知道他的微信号,按着手机号码搜索到的却是他的另一个微信,夜琛申请了好友,却迟迟没有被接受,他大概以为他把他拉黑了……

    所以……才那么伤心吗?

    伤心了一晚上和一上午?甚至还跑到这儿来喝闷酒?

    任景忍不住扬起嘴角,眼底的笑意暖得能把人融化。

    杨森一个活生生的直男愣是被苏得一哆嗦!

    任景点了接受,弹出对话框后,他给任景发了一条微信,然后他又拿出另一个手机向他发送了好友请求。

    夜琛已经在回家路上,他手机响了一下,又响了一下,他开始还以为是哪位损友在召唤他,没当回事,但很快手机又响了!

    心事重重的琛哥拿起手机便想劈头盖脸把这没眼色的家伙给骂一通,结果就看到了两条微信加一条好友申请。

    任景:这是我的另一个微信号,一直是助理帮忙打理。

    下一条是语音消息,夜琛点开,任景的声音像是在他耳边响起:“别哭,我没删你好友。”

    夜琛听得手指尖都颤了颤!

    这……这……

    恰好这时,顾溪发了条微信给他。

    夜琛急需转移注意力,连忙点开听了。

    顾溪道:“刚才不小心把你微信好友删了,别介意,我只是删错人了。”

    夜琛愣了一会儿:“你把我删了怎么还能和我说话?”

    顾溪道:“我又把你加回来了啊。”

    夜琛惊了:“你删了我又把我加回来难道不需要我验证吗!”

    顾溪道:“验证个屁啊,你又没删我好友。”

    夜琛:“……”操!这什么鬼操作,疼讯爸爸你还能不能好了!

    去死系统又开始幸灾乐祸:“哎哟”

    琛哥恼羞成怒:“滚滚滚!”

    他手机又响了一声,划开一听,夜琛差点儿没昏古去!

    任景的声音实在太犯规:“前天晚上……我很开心。”

    去死系统:“哎哟哟哟哟”此处省略一百个的波浪号。

    夜琛彻底拿不住这滚烫的手机了,他面红耳赤地把它扔到前座,吓得小刘一哆嗦:“琛哥?怎么了?”

    夜琛磕磕绊绊道:“没没没事。”

    都结巴成这样了,没事才怪。

    不过小刘是个懂事的好助理,不该问的绝不多问,他目不斜视地认真开车,连余光都没给那手机一眼。

    夜琛坐了一会儿后又觉得不妥,他拿过手机,霹雳巴拉敲了一堆字:“前天晚上我喝多了,发生了什么全记不清了,不过咱们都是成年人,真发生什么根本不算啥,所以别太当回事,不用在意,哈哈哈……”

    他打了一堆又觉得不好,非常认真地想删了重新组织语言,但车子忽然急刹车,夜琛手一抖,竟然按了发送键。

    “刘小明!!!”夜琛炸了。

    小刘好久没听到自己大名了,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赶紧说道:“不好意思啊琛哥,前头那车忽然急刹,我也是没办法……”

    夜琛顾不上他了,连忙就想点撤回,可他刚摁出那俩字,对话框上方已经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任景已经看到了!难道他一直捧着手机等他回复吗!

    夜琛点了撤回又后悔得不行,还不如不撤!

    他这算什么?任景又会怎么想?细思极恐!

    完全不敢看任景会给他发什么,夜琛手忙脚乱地关机,打算掩耳盗铃。

    整整一下午加一晚上夜琛都没开机,他吃了一晚上鸡,玩累了才倒头大睡,结果第二天天刚亮,去死系统就开始叫起服务。

    “起床了起床了。”

    只睡了四个小时的琛哥起床气很大:“吵什么!我要睡觉!”

    “六点了,再睡你就要一睡不醒了。”

    夜琛不满道:“才六点,距离九点五十五还有将近四个小时!”

    去死系统很贴心:“主要是今天的任务有点儿难,你确定你不需要提前准备?”

    夜琛有种很糟糕的预感,他坐起来,抱着枕头,顶着鸡窝头霸气道:“说任务。”

    去死系统的语气不要太乐呵:“每日任务:亲手为任景□□心巧克力,奖励生命点1。”

    夜琛:“你在逗我。”

    去死系统:“注意,一定是亲手,而且得是爱心巧克力。”

章节目录

不谈恋爱就去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龙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柒并收藏 不谈恋爱就去死最新章节 。